棲在云上的人

來源 | 商業與生活(公眾號:xiaopeizhu8)

文 | 朱曉培

棲在云上的人

在平臺之上,形成一個由用戶、合作伙伴、創業公司等各種力量組成的健康蓬勃的生態,這才是阿里的特色。

超過6萬人次的觀眾,200余位頂尖科學家的分享,全球最強的AI芯片含光800,全球23個城市引入城市大腦…… 2019年,云棲大會再次秀出了阿里云的肌肉。

放在5年前,沒人能想象得出來會有今天的盛況。

張金銀還記得清楚,第一年的云棲大會的情形。2015年10月,云棲小鎮剛剛建完,地面都還沒有綠化,鋪了塑料毯子,那幾天正好下了雨,人踩在上面,腳下全是水。“那時候,我們花錢請客戶過來,給他免費的門票,免費的吃住。” 

張金銀是一名老阿里人了。2004年,他以“數據倉庫專家”的身份加入阿里,負責搭建了阿里的第一個數據倉庫(DW),2012年又和團隊完成了淘寶信息庫的搭建。他親歷過阿里云從0到1的過程,也目睹了云棲大會5年來的變遷。

“以前還有(云棲大會免費邀請)這樣的好事?”擎朗智能CEO李通覺得不可思議。今年,云棲大會的VIP門票已經賣到了5000元一張,而很多企業要去競爭才能夠獲得展臺。

創業9年的李通,雖然很早就接觸了云,也聽說過云棲大會,但一直覺得,參加大會是離自己很遠的事情。直到去年,在投資人的推薦下,加入了阿里AI明星賽道班,才加入了云棲的大家庭。

用5年的時間,把一個鮮為人知的小會議變成了一票難求的行業盛會。在張金銀看來,這就是阿里品牌的神奇能力。

而云棲大會門票難求的背后,是云棲生態的繁榮。據了解,這一次,就有400多家與云和智能相關的科技公司參展。而張金銀也從阿里人搖身一變成了云棲合作伙伴中的一員,他的最新身份是奇點云CEO。

“我們現在和阿里云之間是協作的關系。”張金銀認為,云服務是一個巨大的市場,而且,2B的市場里每個客戶的特點也不盡相同,需要深度的、個性化的服務,這也意味著需要大量的人力投入。很早的時候阿里云就曾在內部算過一筆賬,如果所有看重的行業都自己做,阿里云至少需要十萬人。這顯然不是阿里的風格。

對于阿里來說,最擅長的是做平臺。在平臺之上,形成一個由用戶、合作伙伴、創業公司等各種力量組成的健康蓬勃的生態,這才是阿里的特色。

數據中臺起來了

2015年,還在阿里云的張金銀就注意到,阿里在淘寶里積累的大數據和人工智能的經驗,外部的客戶其實同樣需要,并且市場廣闊。

“電商發展到今天只占社會零售總額的20%,還有80%都是在線下,它們也需要阿里云的產品技術經驗。”抱著這樣的想法,2017年初,張金銀和部分阿里云的老員工一同創建了奇點云,希望能夠把自己在阿里云學到的技術、經驗賦能給線下實體企業。

但是,離開阿里獨立創業后,張金銀就遇到了兩個問題。

他先是深刻的體會到了那句話:“在大平臺的時候,容易高估自己的能力;出了大平臺之后,容易低估自己的能力。

在阿里的時候,拿著名片就可以輕松的找到客戶,但是創業的前一年,拿著自己的新名片卻每每被客戶拒之門外。張金銀的心里多少有些失落感,“你就會發現,你打市場不會那么順利,吸引到的人才比巨頭也會差很多。”

更大的問題是,當時很多客戶連“數據中臺”這四個字都沒聽過,大部分人還只知道ERP(企業資源計劃)軟件。

2015年,馬云提出了“中臺”的概念。“中臺”的理念,源自美軍作戰打法的改變。傳統戰爭打法,空軍和陸軍頂多是相互協同作戰。但美軍得益于航母和空中的飛機支持,一只六七人的小隊就可以深入前方,這就是“中臺”的能量。

棲在云上的人
奇點云創始人?張金銀

直到2017年2月,奇點云官網上線后,終于有一個客戶主動找了過來,說要上數據中臺。張金銀覺得很興奮,組織了很強的隊伍去做對接,卻發現,這家客戶的現有數據量只有300個G,一臺筆記本電腦就可以裝得下。

看起來,這個客戶只需要一個數據管理軟件,完全不需要數據中臺。但他們走訪發現,這個客戶的實際業務量非常大,每年營業額上百億,在線下有幾千家門店。但是由于傳統銷售方式,導致它沒有任何關于自己客戶的信息——不知道賣給了誰,更無法了解消費者的偏好。

經過多番打磨后,奇點云決定從幫助客戶提高數據獲取能力入手,在其門店中用攝像頭等IoT智能數據采集終端等工具幫助這個客戶去獲取更多數據。奇點云還研究了該客戶的銷售和定價模式。此前,這個客戶為了保證少庫存,會定期在全部門店同時打折,導致40%的貨物是低于成本價售賣的。為此,奇點云利用數據智能的方式,幫助客戶做到千店千面,讓每個店鋪都有合適于自己的定價策略。據了解,光這一項就給該客戶帶來了5000萬利潤的提升。

“前一年,通過官網找到我們的客戶還是鳳毛麟角,我們都是銷售自己上門,但是最近這一年,一天就有三個客戶找來了。”張金銀明顯的感受到,“云”“數據中臺”“智能”這些詞的影響力在呈現出網絡效應。

在創業兩年后,奇點云也選擇成為阿里云的合作伙伴。據張金銀介紹,阿里云會跟奇點云等合作伙伴一起去攻堅很多大客戶,合作伙伴也會把自己做的具有行業性的產品通過阿里云去售賣。

不久前,阿里云簽下了一個超級大客戶。作為合作伙伴,奇點云和阿里云一起服務了這個客戶,幫客戶完成了數據中臺的搭建,做精準營銷。

張金銀說,現在奇點云的訂單中,有20%來自于阿里云,80%是自己的。他覺得這是一個很良好的體系。“奇點云和阿里是雙方互有需要,阿里云需要我們這樣的產品,我也需要阿里云底層的Iaas層。” 

數據大了才有意義

起步股份董事副總經理吳劍軍幾年前就聽說過云棲大會,但是直到公司完成IPO后,才在2018年有時間第一次參加。那一次,他還是一名聽眾,抱著學習的想法,聽到了“數據中臺”、“智慧門店”等新理念,并在隨后推動公司付諸實踐。

今年,吳劍軍作為云棲大會的一名演講嘉賓參會。在他的推動下,起步股份正在與阿里合作,通過線下門店的數據并反向作用于研發設計和銷售環節。

鞋業傳統的運營模式是訂貨制或者鋪貨制,品牌做研發生產,然后通過終端渠道去做銷售。而童鞋是一個特殊的領域,因為使用者和購買者是分離的。兒童的鞋子一般都是由父母購買,但對于3-6歲的小朋友來說,又很難表達自己穿的鞋子是否真的合適。

阿里一款基于三維視覺算法孵化的四端一云的ai產品幫上了大忙。基于此產品,雙方共同探索兒童健康場景的創新落地,通過數據的沉淀,制造出更符合中國兒童健康成長的鞋子。這款產品可以在3秒完成足部11個視角的數據采集,并在10秒內出結果。起步股份希望通過在自己的上千家門店里安裝這款腳模儀,鼓勵家長帶自己的孩子去掃描腳型。

這樣一來,家長可以隨時了解自己孩子足部成長的數據,方便購買合腳舒適的鞋子。而起步股份也可以通過為用戶提供專業的測量服務,沉淀用戶的腳型數據,反向優化新品研發和陳列,逐步由傳統面向庫存生產的模式,轉化為面向訂單的柔性生產模式,降本提效。

棲在云上的人
起步股份董事副總經理?吳劍軍

吳劍軍對「商業與生活」說,足部掃描儀這個概念,其實市場上之前就有了,但都是為了掃描而掃描,即使有一些數據,也沒有運營起來。沒有運營起來的數據,沒有意義,數據量不夠,也沒有意義

從去年下半年開始,圍繞著掃描儀如何在鞋店的場景當中去應用,起步股份和阿里進行了深入的碰撞。在吳劍軍看來,傳統的ERP其實不存在數據運營。CM軟件用的好的,可能就是多發幾個短信多打幾個電話。但今天,電話、短信等傳統的新品推廣方式已經越來越為消費者排斥。而在門店安裝足部掃描儀,家長定期帶孩子去測量腳型,不知不覺間就會在消費者心中建立品牌好感。

因此,看似只是在門店安裝了一個腳模儀,這樣一個簡單的智能設備,其實已對消費場景進行了重塑。有了孩子腳型成長的數據,家長可以隨時隨地給孩子購買合適的鞋子,可以在線上,也可以在異地。但更重要的是,數據在后臺的沉淀。

每個人的腳型都不一樣,到底什么樣鞋型是最符合消費者的?起步股份覺得,可以通過沉淀一系列的動態數據,做出一個健康足部的成長標準,進而推動鞋子的個性化定制。這背后既需要服務消費者的大平臺,又需要一個非常強的后臺運算能力,而阿里顯然是最佳的合作伙伴。

“去年云棲大會講數據中臺、新零售,我覺得數據中臺和新零售之間是新零售新制造。可能很多人認為這件事情是一個大的概念,務虛,但是你會發覺現在越做越務實。” 吳劍軍覺得,數據化、智能化和新場景等概念,在制造端和產品端也可以快跑起來。

必須要到云端去

擎朗智能CEO李通也是第二次參加云棲大會了,在參會的間隙,他順便與阿里的負責人討論了未來酒店的合作可能。

李通說,自己能參加云棲大會實在是個巧合。但實際上,早在2017年,擎朗智能就和阿里云有過交集。那一年9月,海底撈同時找了阿里云、擎朗智能等20個供應商一起做了一家未來的店,擎朗智能在其中負責提供送餐機器人。

不過,坦誠在商業上有點兒遲鈍的李通并沒有想到,自己未來會和阿里云有什么交集。阿里,畢竟是一家大公司,“一般都是在網絡里、新聞里面,跟我們還是比較遙遠。”

棲在云上的人
擎朗智能CEO?李通

熱愛機器人的李通,在2010年和志同道合的朋友們一起成立了擎朗智能。他們自嘲是在不太合適的時機做了機器人公司這么個事。創業的前五年,市場上幾乎沒有投資公司注意過這個賽道,行業發展緩慢。

擎朗智能一直在嘗試不同的機器人項目,直到2014年確定了配送機器人的方向。現在,其配送機器人已經迭代到了第三代。機器人業務開始落地后,為了滿足數據處理的能力,擎朗智能先于2015年前后搭建了自己的私有云。

2016年的一天,有一位投資人在某星巴克談項目時,無意間瞥見一臺配送機器人從他身邊經過,這個機器人就是擎朗智能的產品。擎朗智能就這樣拿到了自己的A輪投資。

隨著投資到賬,擎朗智能也加快了商業化的腳步。但是,他們也發現,如果自己的機器人要遍布全國甚至全球,只憑自己的服務器,無法滿足海量的數據處理。“所以,必須要到云端去。”向公有云的遷移被提上日程。

此時,阿里云正開始組建自己的“AI明星賽道班”。在投資人的引薦下,擎朗智能成為其中一員,并獲得了10萬元的阿里云使用資源。

“服務器的成本還挺貴的,但關鍵還不光是成本的問題,當使用地域增加的時候,對私有云是很有挑戰的。相對而言,當我們賣到全國各地甚至全球各地去的時候,一個公有云會非常重要。”李通說,阿里云在中國市場占有率有絕對優勢,即使沒有加入阿里賽道班,也會選擇阿里。

不過,李通認為,AI賽道明星班帶給擎朗智能的,更重要的是阿里生態的資源。通過明星班的鏈接,擎朗智能先后與口碑餓了么在智慧餐廳、菜鳥等達成深度合作,無人配送機器人業務開始規模化的鋪貨和落地。截止到9月,擎朗智能已經出了將近3000臺無人配送機器人,是去年的5倍多。

“通過AI賽道班這個紐帶,接觸到阿里的各個部門,各個生態,各個業務部,從而發現,其實還是有蠻多可以溝通和鏈接的地方。”李通說。通過對接口碑餓了么、菜鳥、達摩院等業務,他發現,阿里實際上是做平臺的,是在賦能整個產業,進行產業的革新。

阿里是一個平臺,而擎朗智能作為生態的一員,一起在共同參與一個體系的建設,推動酒店、餐飲等行業進行升級。以口碑餓了么的合作為例,口碑餓了么要在210個城市推智慧餐廳,以口碑的IoT技術為中心節點,集成包括擎朗智能的送餐機器人在內的各種周邊供應鏈,而形成一個整套的智能化解決方案。然后通過口碑的市場力量,來推給這些傳統的餐飲業,帶動他們進行改造和升級。

也是通過AI明星賽道班,擎朗智能成了云棲的一份子。李通還記得,2018年第一次參加云棲大會上出現了很多新產品、新Demo。但是一年過去,市場又冷靜了很多。

有一些東西還是必須要商業化落地。”李通說。這也是AI機器人這個賽道的特點,每一步都走得很慢,誰也說不清奇點會在那一刻出現。

科技的魅力就在于,人們總是高估它短期影響力,而低估它長期影響力。而云棲大會用了五年的時間,也再次驗證了這個真理。5年前,那些踩在濕漉漉的塑料毯子上人的,大概不會想到,自己是在見證一個偉大時代的開端。

原創文章,作者:產業家,如若轉載,請注明出處:http://www.bztevk.live/?p=3526

發表評論

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。 必填項已用*標注

青海快三电子版